您现在的位置CCCITY > 新闻中心 > 新鲜事 > 正文

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2019-06-09 20:23  来源:市界

“如果时间能够倒回的话,我一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,一定做一个好女儿,一定做一个好母亲。”相信,这是富滇银行原副行长孔彩梅此时的心声,但这要求显然已经无法实现。

她不仅把就职银行当作自己控制的“小金库”,放高利贷牟千万利益,甚至还长期奴役下属,逼迫出轨丈夫砍手指发誓,殴打丈夫情人至重伤。

6月4日,中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发布《贪婪霸道,信仰迷失——云南省富滇银行原党委委员、副行长孔彩梅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》一文,并从贪婪无度、强势霸道、信仰迷失这三个方面,列举出孔彩梅的违纪违法行为。

最“毒”云南女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至此,这位迷失的女行长开始走进大家视线。实际上,不仅自己违法乱纪,就连孔彩梅此前管理的富滇银行也是一团乱麻。市界发现,2018年富滇银行净利润同比下滑90.61%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滑89.92%,前景堪忧。

1、贪得无厌

银行资金成“小金库”,放高利贷牟千万利益

孔彩梅正式工作是在1984年,而从1993年起事业开始顺风顺水,她先后在中国建设银行宣威县支行、中国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、中国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昆明市城西支行,以及昆明市商业银行进行工作。

2007年12月起,孔彩梅被调往富滇银行,历任正义路支行行长,富滇银行行长助理、营业部总经理、副行长、党委委员等职务。权力的逐渐增大,使得孔彩梅渐渐膨胀起来。

据中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发布的文章显示,出任富滇银行副行长的孔彩梅,将富滇银行专设的“营销费用”变成自己的“小金库”,通过虚列开支套取营销费用以及截留员工部分绩效工资的方式,个人非法占有300余万元。

“我认为‘小金库’是我带着大家挣来的,不会被查到,所以就利用职务之便,采取年底销户、年初重新开户的手法运作。”孔彩梅在面对询问时回答道。

无论是珠宝、奢侈品还是日常生活中的衣物服饰、家庭生活用品,甚至其女儿上大学的住房租金、日常生活费用、往返学校以及与男朋友旅游的机票,孔彩梅都安排下属从小金库中提取。

不过,拿着上百万年薪的孔彩梅仍不知足。在审批贷款过程中,孔彩梅了解到多位私营企业主资金短缺,滋生出放高利贷的念头。于是,孔彩梅利用部分私营企业主急需用钱的心理,自己筹来的资金高息借贷给他们。

“白天当银行行长,晚上作钱庄庄主”,富滇银行巨额损失,孔彩梅反而牟得上千万元的利益。但这一切,都随着孔彩梅的伏法化为泡影。

最“毒”云南女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2、强势霸道

奴役下属,丈夫出轨砍手指

不仅贪得无厌,孔彩梅“强势霸道”的性格同样令人难忘。而孔彩梅奴役下属的事,早已不是三两天。被她奴役的下属,有的帮其购买各种奢侈品供其享受,有的帮助管理账户进行交易,单位员工甚至成为她家的钟点工……

如果下属稍有不从,孔彩不仅破口大骂,还以工作调动和克扣绩效进行威胁。“我宁愿让别人嫉妒我,也不愿别人说我不行。因此,我很强势霸道,逼员工逼得很紧,就算我很过分,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,敢怒不敢言。”

不仅对员工蛮横粗暴,孔彩梅对丈夫也堪称心狠手辣。

孔彩梅在发现丈夫杨崇华出轨后,逼迫他砍手指发誓、写保证明志。随后她察觉李某与自己的丈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,竟指使恶势力人员对李某进行人身伤害。甚至对下属称,“与我作对的人没有好下场。”

由于孔彩梅的强势,夫妻两人在家中除金钱利益,没有其他共同语言。不过,虽然在妻子面前显得较为软弱,其实孔彩梅的丈夫杨崇华也有自己的“小九九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在孔彩梅接受调查后不久,杨崇华作为昆明市农业投资公司董事长,也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调查。

市界发现,昆明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,注册资本达3.1亿人民币,主要从事农业项目投资及对所投资的项目进行管理、涉农范围的投融资、土地开发投资、水利项目的投资等业务范围,而杨崇华正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以及法人代表。

不仅如此,天眼查显示,杨崇华名下共有5家公司,但有两家公司处于吊销状态。而杨崇华除在昆明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及法人代表外,还是富民浦发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。

最“毒”云南女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3、经营危局

百年银行利润下降九成,前景堪忧

“当家人”贪污腐败,富滇银行的经营状况则能不堪忧。

孔彩梅本人贪污受贿,骗取贷款等犯罪行为背后,富滇银行这家省级城商行的经营状况也不甚景气。2018年,富滇银行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九成。

富滇银行曾有过光鲜的历史,其成立于2007年12月30日,并且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,在对昆明市商业银行进行增资扩股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基础上,成立的云南省首家省级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。

而该银行的前身,则是1911年蔡锷创办的云南全省公钱局,1912年改组为省立富滇银行,史称旧富滇银行。在1932年前后,省政府在筹得准备金后,又将其改组成立新富滇行。如此算下来,富滇银行可谓是拥有百年历史的“古董级银行”。

天眼查显示,富滇银行的风险相关风险高达1500多条,但其中多数都是该银行起诉他人或公司的案例,且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、表据纠纷,以及民间借贷纠纷为主。

最“毒”云南女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不过,据富滇银行2018年报告显示,其全年净利润为1.06亿元,与2017年的11.26亿元同比下滑90.61%。此外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13亿元,同比下降89.92%。

不仅如此,2018年,富滇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8.71亿元,同比增长112.33%。其中,其他应收款减值损失为1126.5万元,同比增长187850.00%;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为27.00亿元,同比增长110.56%;应收款项类投资减值准备为1.60亿元,同比增长128.57%。

最“毒”云南女行长:放高利贷狂赚千万,奴役下属,逼丈夫砍手指

对于这样的结果,富滇银行对外解释称,这是由于拨备计提增加,导致营业支出增速较快而造成的。但在这一系列不堪的数据背后,似乎与孔彩梅的所作所为难脱干系。“我好懊悔!”孔彩梅说,但类似的话说得再多,也已只是徒劳。

新闻 | 加拿大28群—美版和加拿大版 | 吉林 | 社会 | 教育 | 事故 | 法治 | 视频 | 新鲜事 | 北京 | 国际 | 房产 | 历史 | 娱乐 | 科技 | 农业 | 网贷 | 情感 | 健康 | 招聘 | 推广 | 供求 | 出兑